祸从口出,锅从天上来(上)

祸从口出,锅从天上来(上)

还记得我之前写文章中提到过的,我们老家火车站强制做核酸的问题吗?6月份我第一次乘坐回家的火车,在出站口需要排队做核酸,而我有48小时内核酸证明,我问工作人员,是不是有核酸证明就可以不用做,一个娘们说不行,我问是谁要求...

亲人之间也是需要带上虚伪的面具(前言)

亲人之间也是需要带上虚伪的面具(前言)

这篇文章会比较长,字数比较多,我会把这篇文章分成上中下,或者一二三四五来写,想追剧想吃瓜的需要有点耐心,我之所以把这些文章内容分为多篇来写的原因,因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连续的,并且这些事情对于我的人生影响重大...这次...

挨打要立正

挨打要立正

自从打电话闯祸之后,我的内心就没有平静过,感觉内心中一直有一颗石头在心中吊着,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,直到有一天,我二姑打电话说: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回来一趟吧我说:现在我奶奶怎么样了?二姑说:现在的情况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前...

一个愚蠢的母亲会毁掉一个家庭

一个愚蠢的母亲会毁掉一个家庭

因为一个电话得罪全家人这件事,让我的内心极其不舒服,虽然我已经给几个姑姑挨着打电话道歉,并且也给叔叔婶子打电话道歉,他们虽然也在电话中原谅我了,但我还是感觉到极其不舒服,这种感觉就像是心中有一块石头一样。过了两天之后...

一口吐沫能淹死人

一口吐沫能淹死人

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最怕的就是话赶话,就比如我给我小姑打的那个电话,我抱怨家里的人让我爹提前回来,抱怨我爹隔离都没人给我说一声,本来我只是想给我小姑发发牢骚,没想到我小姑直接开通了手机免提,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我发的...

一个电话得罪全家人

一个电话得罪全家人

我爹去上海工作没几天就直接封城了,这一封就是两个多月的时间,两个多月后,我奶奶的病重逐渐加重,为此我还特意回家看望一次我奶奶,见到我奶奶后,给我的感觉是,我奶奶的病情并没有那么厉害,我感觉还能撑一两个月,于是我从老家...

一家不知一家苦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
一家不知一家苦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
我从老家回到潍坊之后没几天,我就接到了我二姑的电话,我二姑让我给我爹买一张从河南商丘回山东曹县的火车票,当我听到这句话之后,我的内心就非常的生气气愤,我爹在上海一共工作了没几天,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封禁的状态,好不容易才...